巴特哈斯(北京)贸易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一号国贸大厦一座630-632室
邮编:100006
电话:(+8610)65907096
传真:(+8610)65907095
邮箱:info@barthhaaschina.com
网址:http://www.barthhaaschina.com
2015年酒花市场情况预测

酒花生长情况
2014/2015 的冬天非常的温和,降水非常均衡。这不仅对春天的工作提供了好的条件,并且工作都能够按照计划完成,完全没有时间的压迫。除了一些少数例外的情况,大多数农场在4月27日左右开始引藤上架,这项工作大约可以在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完成。5月初和4月底充足的雨水保证了酒花正常的生长,因此,直到五月底,酒花都能达到平均生长水平。2015年5月29日的傍晚,闷雷和冰雹在哈拉道中部地区疯狂袭来。据估计,大约有1200到1400公顷的酒花受灾。然而,在2015年的生长季节这只是最大的一次,并不是最后一次。哈拉道南部地区在6月份受到冰雹影响,北部地区在7月初受到影响。

但最毁灭性的影响还是整个7月和8月的持续高温。在这两个月里,有32天气温达到30度以上,超过了历史记录;更糟糕的是,在这期间,降水量只达到了平均水平的30%。对德国种植者来说,这个夏天给酒花产量和α酸产量带来了巨大灾难。

下面的图表反映了2015年生长季降水与气温数值与10年平均水平的对比。 



捷克
虽然冬季只有几天的霜雪,但降水量达到了平均水平。在生长期初期,土壤中充满了水分,种植工作在3月底开始进行。从4月直到6月底,在开花季到来之前的生长条件都达到了长期平均水平,这对萨兹的生长很有利。所有的农场在开花季初期的第一个预期收益率都高于平均水平。

不幸的是,在7月初,热浪来袭,温度一度蹿升到38℃,并持续了大概6个星期,只有局部的地区有一些少量的降水。但这根本不能缓解缺水问题给酒花带来的伤害。即使进行了灌溉,但高温和灼晒带来的伤害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开始收割的前一周,三大生长区域;Auscha、Tirschitz和 Saaz 获得了超过100公升每平方米的降水,但这次降水来的太晚,已经不能弥补早熟的萨兹的产量和α酸 。但它帮助了晚熟的斯拉德克、普莱米特和新的香花品种Kazbek的生长。收割工作开始于2015年的8月20日,并将持续两周半的时间。

美国
今年美国雪山上的积雪少于往年。由于降雪量的减少,整个冬天,水库不得不尽可能的储水来应对将要到来的生长季。得益温和的温度,种植者已经在整个冬季立好了酒花藤。温和的气候也使得在3月初能种植新的酒花田。多数酒花藤在3月底已经上架完成。

气温微升降水量比往年稍微下降使得初春的工作提前进行。 5月底灌溉地区开始结束灌溉,从而确保更重要的8月和9月的用水量。酒花种植者不得不管理水资源从而尽量满足所有酒花的需求。在酒花种植的初期,缺水并未对酒花生长造成不良影响。

然而,6月和7月气温反常,高达40℃以上,对酒花尤其是早熟的香花品种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直到7月底气温才有所下降,回归正常,水量才满足了所有酒花的需求。这促进了酒花成型,尤其是晚熟高甲酸品种。8月30日反常的大风摧毁了很多藤蔓,大风袭击了整个雅基玛山谷,这对酒花的外观造成了不良影响。收割在2015年8月28日开始,并将持续到九月底。

质量
德国种植区域的所有酒花品种的外观都非常好,但大多数品种的形状比往年偏小。散苞和破损率显然要高于往年,主要的品种有哈拉道传统和大部分的珍珠。虫害和疾病要远低于长期水平。所有品种都没有受到蚜虫的影响,但有一些问题是由于红蜘蛛造成的。归因于生长期的干旱,只有少量的真菌感染,但有一些霜霉病和白粉病。尤其是一些容易感染的品种,像马格努门,苏菲亚和赫斯布鲁克。所有种植区域的哈拉道都受到了一些枯萎病感染。今年酒花球的颜色是很鲜艳的绿色,只有一些熟透的酒花在收割的时候呈现黄绿色。

萨兹
今年酒花球比往年小, 散苞和破损率都是正常水平,霜霉病和灰霉病都不是严重的问题,有一些红蜘蛛带来的小问题。

就目前对α酸的测量,大多数的品种α酸含量低于长期平均水平。但目前对所有品种进行数据测量还为时过早。等得到最新数据后我们会及时更新。





虽然德国种植面积增加了3.1 %, 但产量大约为27 % 却低于去年。

官方估计主要品种与去年相比的数据如下:



德国与美国的种植面积情况
德国种植面积的改变也很明显,高甲酸品种马格努门和淘若斯再一次分别减少14%和22%的面积。另一方面,赫库勒斯的面积在哈拉道地区增长了15%。经过多年种植面积的减少,赫斯布鲁克这一品种品种连续第三年经历了一个相当大的增长,增长了31公顷,增长了3.3%。哈拉道仍然下降至少10%公顷。然而,许乐地区的新的香花品种巴伐利亚菊香,许乐马龙,哈拉道宝龙和普莱米特增长了179公顷约80%。在蒂特南地区的品种蒂特南减少了2%,哈拉道再次减少了9%,其他蒂特南地区的品种增加了62公顷。

一方面由于精酿市场的扩大,另一方面由于酿造浓度的提高,使得各种酒花的采购计划更加灵活,因此很难预测长期的酒花种植面积。我们常用的品种如哈拉道珍珠,哈拉道传统基本上可以保持稳定。哈拉道淘若斯和哈拉道马格努门将继续被赫库勒斯代替,至于香花新品种,在去年已经扩大了种植。但它们很大程度上依赖世界范围内的精酿市场的需求。 香花品种欧宝和祖母绿连续几年持续在一个很低的水平不变,去年,由于大啤酒厂决定在未来使用欧宝,使得它的面积从61公顷增加两倍多达到127公顷。

香花品种苏菲亚近期受到了酿造者的青睐,因此再次增加7%,从360公顷增加到387公顷。考虑到酿造者对苏菲亚的独特酒花香气有着浓厚的兴趣,未来它的面积还会增加。未来赫库勒斯的种植面积还会连续增加,他可能会代替马格努门和其他高甲酸或香花品种,并投入额外的种植面积。

全球酒花行业最令人兴奋的领域——尤其是在美国,巴西,澳大利亚,亚洲部分地区和德国——将会成为风味酒花的市场。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酒花行业目睹了酒花行业的转变,并且增加了各种酒花的种植面积。风味酒花从2009年的30%发展到今年的将近70%。卡斯卡特从75公顷增长到2750公顷,是美国总种植面积的15%。 其他风味酒花的增长有西姆克 (+560 公顷), 世纪 (+550 公顷), 马赛克 (+450 公顷)和西楚 (+440 公顷)。

啤酒产出情况
2014年世界范围内啤酒产量下降118万吨,减少了0.6 %。最重要的啤酒国家领导今年再次轮到中国,紧随其后的是美国、巴西和德国。俄罗斯不得不放弃第五名被墨西哥取代。欧洲产量下降91万吨,可归因于欧盟以外的国家——主要是俄罗斯(-7.7 hl)和乌克兰(-2.9 hl)。在美洲大陆,特别要提出的是南美产量增加了18万吨。虽然亚洲大陆近几年的增长率远高于平均水平,但今年却下降了108万吨。非洲的增长依然强劲,在许多国家产量增加了69万吨。

更多详细信息请参考2014/2015年最新巴特酒花报告。

目前市场情况
目前的存货应该可以应对α酸的不足。然而,去年就已短缺的香花品种(极品香花)今年短缺情况加剧,高甲酸酒花的供应情况基本问题不大。2015年我们面对的最大问题 必须要与酿造商合作才得以解决。应对库存不足,需要我们与酿造大师拟定灵活性和创造性的方案。运用上一年的存货或选择替代产品将会是一个有效的选择。酒花颗粒中的α酸将达不到平均水平。但这对于那些啤酒配方的制造者和追求啤酒感官的酿造者将是创新的一次好机会。酒花销售们,至少他们当中的一些,经过在这一领域多年的知识积累,可以帮助酿酒商分析感官和味道,并帮助他们找到最优的酿造方案。

因此,2015年酒花收成很难“正常营业”,这就要求供应商和啤酒制造商在合作意愿的前提下,寻找最合适的解决方案。